.,最快更新修仙之王者归来最新章节!

   “呵呵…胡说八道!”

   洪峰呲之以鼻道:“不要说什么灵液了,就算是服用结金丹,也得需要修行才能晋升等级,仙门乃是修行者的圣地,怎会有这种欺神骗鬼的行为?难道就没人揭穿他们吗?”

   “哎呦,兄弟啊,这里虽然是仙门,但别忘了这里仍是海王星,海王星人相信就足够了啊。”

   老四虽然修行很菜,但他也懂得这个道理,渡劫仙尊都炼制不出这种东西,们一个散修组成的教派就行了?根本就是胡扯吗。

   “哼!我看这个什么天神教,就是一群骗吃骗喝骗钱骗色的邪教组织。”

   “小杂种,他妈说什么呢?”

   洪峰的声音不大不小,但刚好被坐上飞船准备下山的香阳听到了,这女人就是个泼妇,立刻就急了。

   “我说什么…与有关系吗?”

   洪峰冷眼扫视对方,香阳纵身跳下飞船,几步走到他面前骂道:“小白脸子,敢羞辱我天神教?我看是想早点死啊?”

   “哦?天神教不是普度众生救苦救难吗?怎么到这变成喊打喊杀了?”

   洪峰背手微笑,香阳瞪着眼睛喝道:“对这种不敬天神的人,就应该受到天神的惩罚,可知罪?”

   萌妹子来袭

   “天神?”

   洪峰放声大笑:“哈哈哈…这里是仙门,到处都是仙人,我不知道所说的天神,又是何方人物啊?”

   “大胆,敢质疑天神?”

   香阳一声怒喝,双眼闪出一道杀气来,而洪峰则无动于衷,依旧吊儿郎当的看着她。

   老四一看双方僵持住了,他赶紧满脸笑容的站出来打圆场,搓着双手道:“哎呦呦,不好意思这位姑娘,我这兄弟说话不走脑子,可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啊,我带他给赔个不是,还望大人不记小人过啊。”

   “又是个什么东西?这里有说话的份吗?”

   香阳瞪他一眼,老四脸色通红一阵尴尬啊,但还是硬着头皮笑道:“对对对,我算什么东西啊,我就是个影楼老板,但今天是个大好日子,实在是犯不上动刀动枪啊,这位先生…您说是不是?”

   他最后的话是冲着香阳身后的千机焕说的,对方皱了皱眉,走上前劝道:“阿香,这老板说的对,今天是个好日子,两个年轻人不懂事,就放他们一马吧。”

   这话说的就好像他身份地位很高一样,香阳脸色恢复一点,冷冷哼道:“小白脸子,今天算们运气好,再敢出言不逊,我定要们好看。”

   “老公,算了吧!”

   洪峰刚要发作,欧亚菲就在身后死死拽着他,她今天真不想惹麻烦,大喜日子见血多不吉利啊。

   “哼!”

   见洪峰没敢多言,香阳一甩长裙,转身就离开了。

   千机焕用阴冷的目光盯着洪峰,勾起嘴角道:“小子,我不管是哪个家族的,但最好管住自己的嘴,要不然下一次…可就没这么幸运了。”

   他微笑着挥了挥手走了,等飞船离开后,老四气的破口大骂:“啊呸!什么东西吧,一群乌合之众,我看们能得瑟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 “老公,别生气了。”

   欧亚菲甩着他胳膊笑笑:“咱们是来拍结婚照的,又不是来斗气的,就当退一步海口天空喽。”

   “嗯!听的!”

   洪峰轻轻在她额头上一吻,心里却在合计着,这散修者始终都是一盘散沙,就算他们聚集在一起也难成大事。

   第一个是修为不够,再一个是没有资金,他们多数都是穷光蛋,要是有本事岂不早就创建家族了?看来这个天神教没那么简单啊。

   从星河峰下来后,洪峰等人又去了太阳之巅、红河湾、海王沟等等神奇之地,这点不愉快早已被抛到脑后了。

   ……

   岩龙松和金如双在娱乐城玩了一圈,离开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,但群仙城依旧热闹非凡。

   “小松,我们再去灵兽斗法场玩一圈吧?”

   金如双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,明显还处于兴奋当中。

   但岩龙松却没回话,站在原地也一动未动,脑海里一直在回想洪峰跟他说过的话,赶紧登门拜访,免得错过时机。

   “怎么了?不想去啊?”

   金如双问道,岩龙松抬头看着她:“双儿,我…我想去拜访一下父亲。”

   “啊?怎么…怎么这么突然啊?”

   金如双还没做好这个准备呢,她虽然跟父亲提起过,但也只是一笔带过并未深说。

   “不是突然,是早就想去了。”

   岩龙松握紧她的手,眼神坚定道:“我要是再不去的话,事情可能会发生转变,毕竟…父亲给安排了相亲的人。”

   “哎呀!”

   金如双甩开他的手,有些生气道:“我不是跟说了吗,我就是去应付一下,这是我父亲的事,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 “双儿,我们得面对现实。”

   岩龙松毫不退让,抓着她双臂正色道:“如果父亲逼嫁给对方咋办?还真能为了我离家出走吗?我们这是堂堂正正的相爱,为何还要偷偷摸摸,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告诉所有人吗?”

   “谁偷偷摸摸了?岩龙松啥意思啊?是怪我没有和家里人说咱们的事情吗?”

 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”

   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

   金如双气急道:“父亲这边逼我去相亲,这边又逼我去登门拜访,知道我夹在中间的滋味很难受吗?”

   “我知道…”

   “不知道!”

   金如双再次打断他,红着眼睛道:“如果父亲真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的话,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我困在家里的,到时候…我们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,这就是我为何迟迟不敢提起的原因。”

   “双儿…对不起!”

   岩龙松心疼的将她抱住:“是我误会了,如果还生气的话…就打我骂我吧。”

   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,这些事情都应该是他来承担才对,可现在这担子却落在了女人肩膀上。

   金如双委屈的摇摇头:“这跟没关系,这是我家族的原因,知道吗?我表面是金家大小姐,可其实…很多事情我都没得选择。父亲看似对我呵护,但他内心一直都是重男轻女。”

   “他一身的修为都传授给了我两个哥哥,可却从未教过我半点,我本来有很高的修行天赋,但父亲根本就不重视,他甚至从未想过要把家族交给我,只是把我当做家族的一个物品,一个可以给家族带来利益的物品。”

   说到这里时,她已经满眼泪花了:“从小到大,我都渴望能成为顶尖的修仙者,可父亲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,在他眼里我只是这个家族的附属品,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儿。我中级班也毕业了,按理说也可以去海神学院,可结果呢…父亲一句话就让我退学了。”

   “什么?他连去海神学院的资格都要剥夺?”

   岩龙松大吃一惊,金如双擦了擦眼泪道:“他希望我早点嫁人,这样就能给家族带来更多的利益了。知道吗?每次出来见,我都感觉很幸运,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次他会不会把我关在家里。”

   “为人父母,怎能这样对待子女。”

   岩龙松是咬牙切齿啊,他心中有一团烈火在燃烧。

   “双儿,相信我吗?”

   “…要干嘛?别乱来啊。”

   金如双有点发懵,岩龙松再次问道:“我就问相信我吗?”

   “嗯!我相信!”

   几秒钟后她重重点头,岩龙松轻笑道:“好!那今晚我跟一起回家,我亲自跟父亲去说。”

   “疯啦…”

   “相信我!”

   岩龙松双眼闪着光芒:“他一定会答应跟我在一起的,就算他不答应,我也有办法让他答应。”

 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