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就轮到他们上场了,洪峰自然也在其中,这是最后一批水流仙了,要是还没人成功,就等于挑战全部失败了。

   霍铁山和宋樱的解毒菜被灵兽吃了后,两只半死不活的小东西居然开始活动了,眼睛也能睁开了,只是依旧没什么精神。

   “管用了!”

   霍铁山很是兴奋,可他话音刚放,他面前的灵兽直接翻白眼吐沫子了,咣当一声倒在地上死过去了。

   “哈哈…这是解毒还是下毒啊?真他妈搞笑啊…”

   “这家伙是谁啊?整个就一傻B啊,哈哈…”

   “好像是仙云学院的社长,哎呦,就这水平还当社长呢,丢人现眼…”

   那些丹药都没炼制出来的水流仙,立刻开始起哄架秧子了,什么话难听上什么话,搞的霍铁山是颜面无存啊。

   “呵呵…霍社长,可真是给仙云学院争光啊。”

   宋樱的这一句话,就如同一把尖刀一样扎进了他的心里,霍铁山差点气吐血啊,可又无可奈何,谁叫自己技不如人呢。

   “好了好了,都安静一下。”

   君长生一看场面有点混乱,赶紧出面制止,多少得给人留点脸面啊。

   调皮可爱清新女生活力阳光写真集

   宋樱面前的灵兽看起来还不错,可仅仅只有几分钟,又立刻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,毒素还是没解开,只是缓解了一阵而已。

   “该死!”

   宋樱脸色也阴沉了下来,霍铁山总算挽回点颜面,当下笑道:“宋樱社长,也不过如此吗,我还以为多高明呢。”

   “大家彼此彼此!”

   宋樱翻楞他一眼,霍铁山也发出一声冷哼,二人是谁也不搭理谁。

   君长生走到洪峰身边笑道:“怎么了洪兄弟?是没把握吗?”

   他看对方迟迟没动,洪峰端着盘子笑道:“不是,这毒我到是能解,只是不知道这灵兽能不能扛得住。”

   “哦?此话怎讲啊?”

   “我的方法很简单,以毒攻毒!”

   其实他根本就没炼制解毒丹,毕竟他也不知道这灵兽服下的是何种毒药,干脆用自己的血液混入菜肴之中,甭管是什么毒都能解除,只是过程很煎熬,他担心灵兽挺不住中途就得挂掉,这才再三犹豫。

   “以毒攻毒?呵呵…我还真想见识一下。”

   君长生还真有些期待,洪峰也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了,当下就把菜肴喂给半死不活的灵兽吃了。

   几分钟后,他面前的灵兽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,噗噗喷出两口黑血来,接着在铁笼子是来回乱撞啊,就好像发疯了一样。

   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这灵兽咋还发狂了呢?”

   “看来是这解毒菜肴有问题啊,毒素不但解不了,还把灵兽给刺激了…”

   “全军覆没,全军覆没啊,我就说了,这不知道何种毒药,根本就是无解状态…”

   其他水流仙都不报什么希望了,反正也没一个人能成功,今天这场交流会就当是娱乐了,只能期待明天好好发挥了。

   洪峰眉头紧缩,这灵兽挣扎了大概有几分钟时间,最后就倒在铁笼内一动不动了,看样子跟死过去了没啥区别。

   宋樱在一旁嘲笑道:“看来…洪师傅也不过如此,跟咱们这些水流仙也没什么区别吗。”

   洪峰没说话,还是在盯着那灵兽看,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那灵兽已经死了时,它居然奇迹般的站了起来,眼神也恢复了正常,在笼子里是来回走动,很显然毒素已经解除了。

   “成功了!”

   霍铁山兴奋的大喊一声,这时其他水流仙才集体发出一声惊呼,这是到目前为止,唯一解毒成功的选手。

   “太神奇了,真是太神奇了。”

   君长生不停的感叹,今天这场交流会,其实他没报什么希望,毕竟这种盲目的解毒成功是微乎其微。

   “洪先生,又一次让我们大开眼界啊。”

   院长高英师走过来,难掩心中的惊叹之色,这个年轻人必须得挖到海神学院,水流社的未来有希望了。

   交流会结束后,洪峰走出会场第一眼又看到了欧亚菲,她今天穿着一身黑色裙子,宛如暗夜天使一般。

   这是他一天最开心的时刻了,交流会那点发挥对他来说,还真就可有可无,他现在所做的一切,只是希望能保护他心爱的女人。

   “老婆,等多久了?”

   他走过去一把将她拦在怀里,欧亚菲甜甜的笑着:“没多久,也是刚到。”

   “傻丫头,多辛苦啊!”

   洪峰满眼心疼,拥着她往外走:“明天就别在这等我了,交流会结束我立刻回宾馆,大热天的,都要给晒化了。”

   “哪有那么娇贵啊,我好歹也是半步金丹了。”

   欧亚菲得意的扬

   起脸,洪峰很自然的就啄了一口,又滑又嫩,口感好极了。

   “哎呦,们两个还真是恩爱啊,就不能收敛一点?尤其是一个小姑娘,也不知道羞耻。”

   宋樱这时候从后面走了上来,用藐视的目光斜楞二人一眼,语气极为不善。

   “他妈说什么屁话呢?是更年期提前啊?还是经期不调啊?”

   “…”

   “什么?有事说事,没事给老子滚蛋!”

   “…敢骂我?”

   “我为啥不敢骂?以为是谁啊?我老婆是让骂的吗?别以为是副社长我就要给面子,老妖婆子!”

   “混蛋!”

   宋樱气的直跳脚啊,洪峰摆出一副无赖相:“老子我还就是混蛋了,呢?主动跟混蛋说话,他妈还不如混蛋呢。”

   “老公,算了算了…”

   欧亚菲赶紧给他拉到一旁,宋樱气的是咬牙切齿脸色通红啊,一跺脚转身就走了。

   这一切骆擎天和霍铁山都看在了眼里,但二人谁也没开口,等于是允许洪峰骂她了。

   “干嘛那么大火气啊?”

   “这个臭娘们,几次三番针对我就算了,她居然还敢骂,我真是惯的她一身毛病。”

   洪峰盯着宋樱的背影骂道:“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要是让我再听到一次,我一定要让她好看。”

   “好了啦,我又没少一块肉!”

   她心里别提多甜蜜了,这就是自己的爷们,处处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,那种捧在手心里的感觉,让她深深迷。

 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