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下毒的事情一点也不能怪他,跟他没有关系,他自己恐怕也不知道,要知道也是后来才知道的。

没想到自己不怪他,他心里反而这般自责。

扶着他往床边去,想将他放下,可是乔建全身子太重,她一下就被带倒了,然后……乔建全还直接转身将她抱住,抱得紧紧的,她连推都推不开她。

一时间竟有些犯难,面对他那张帅气的脸,她想伸手去拍拍,可是被他固定的太死,连动都不能动,最后只能默默躺在他怀里,感受着这一刻的安静。

乔建全再次醒来时外面天都黑了,疼痛欲裂,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胳膊,正打算起来,却看怀中抱着的人是路思恒,他一下就愣住了。

动作也停了,有些舍不得起来,就这样看着她的睡颜,想一直就这样下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响起了一道敲门声,乔建全一惊,慌忙起身,动作太大,路思恒也起来了,两人互看彼此一眼,都有些心虚。

乔建全最先反应过来,去打开门,就看到路思恒身边的人,“乔公子,我家少爷在里面吗?”

“在。”他应了一声,回头看向路思恒。

有些害羞的路思恒紧张到结巴,“我……我先回去了。”说完就逃一般的走了,仿佛身后有在追一般。

乔建全看着她离开的样子,不由皱眉,酒后的事情他记不清了,可是醒来是自己是抱着她的,难不成自己醉了,强行拉着她上床?

想到这种可能,他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感觉酒醉挺好,可是抱着她睡。

麻花辫吊带裙少女娇嫩脸蛋白瓷美肌私房写真图片

出去的路思恒倒不怎么好,冷风一吹,瞬间消散了她的害羞与焦虑,有些恍惚的往回家走了,过来找路思恒的男人小声上路思恒耳边汇报,“少爷,老夫人那边派人跟踪了您,中午的时候看到您进了客栈,最后看到您进了乔少爷的房间。”

路思恒眸光一凛,是她大意了,今天上午被那老太婆整得没什么心情,出门的时候太过着急,都忘记查看后面有没有尾巴跟着。

“家里什么动向。”

“老夫人那边有意让您娶了孙怡小姐,但是现在孙芯小姐喜欢上您了,已经回孙家开始闹了,老夫人这边知道您与……乔少爷抱……抱在一起睡。”

路思恒当真是没脸了,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属下,“他喝多了,我扶他上床,他好像把我当成了女人,抱着不撒手。”

“是。”那属下一脸怪异的应着。

路思恒当真是气到了,可是又无可奈何,“算了,也解释不通,先回去吧。”

她刚走到家门口,就见到老夫人身边的婆子就站在大门口等着,见她回来慌忙迎了上来,“少爷。”

“这么晚了,怎么不在祖母身边伺候着,站在大口门吹冷风,是热得慌?”路思恒不喜欢这下人,说话语气也不怎么好。

婆子一听,脸色微变,心中将路思恒骂了半死,我老婆子站在这里半天还不是在等,若不是因为,我用得着在这里吹冷风?

“少爷,老夫人让我在这里等您,待您回去之后,让您过去找她一趟。”

路思恒早有准备,但还是做了一副挺惊讶的样子,“这么晚了,祖母还没休息。”说完见那婆子又要说话,她又慌忙打断,“算了,我去看看。”

见路思恒一副着急的样子,婆子脸都黑了,对这位少爷更加没有什么好感,心里不停骂着,脸上还必须带着微笑,将人往老夫人院子里带。

这次路思恒过去,房间里倒没有其他人,只有齐氏一个人,见她进来,齐氏还遣退了其他下人,一副要促膝长淡的架势。

“祖母。”路思恒轻轻叫了一声,也不似白天那天,装得老实巴交,不等齐氏说话,她自己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,抬头看着齐氏,等着她接下来的招。

齐氏见路思恒自己坐下,眼神闪了闪,倒是也没有表现出什么,只不过出声询问,“今天中午相看的如何?”

“祖母……孙儿,已经有心仪之人。”路思恒有些为难的说出这句话,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齐氏。

齐氏失笑摇头,“思恒呀,不是祖母不想答应,就说这姑娘什么背景都没有,来咱家之后能坐上这当家主母的位置?爷爷可是将路家的掌家权交给了。”

“祖母,孙儿从来都是从听家中安排,这次孙儿想自己做选择。”路思恒坚持,她早就看出来了,孙家那个孙怡,要么就是性子真的软到扶不起来。

这样的女人,如果真与她订了亲,那就跟狗皮膏药一样,甩都甩不掉,如果自已以后再来个退婚,对方应该会以死相逼。

她手上沾过血,但还没有想过对无辜的人动手。

如果孙怡不像看起来那样软,背地里自己能站起来,那不中意这门亲事,孙怡自己应该就会想办法退了这门亲。

孙恒在孙家再不受宠,也比她这个在路家没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好说话。

“行了,既然这么坚持,祖母就帮一把,将娶妻了,至于喜欢的那个女人,到时候可以收着当妾室。”齐氏一副我为着想,做出来很大让步的样子。

路思恒心下心冷,干脆开口说:“那祖母中意的是哪家小姐?”

提起这个齐氏就乐了,“自然是孙家的小姐,孙家与我们路家家世相当,不说别的,最起码外面没人敢说什么,看看孙家的那两位小姐喜欢哪个?”

“那就孙芯吧,她性子直,祖母也喜欢。”路思恒也表现出一副,好吧,既然喜欢孙家人,那我就选孙芯好了,反正也喜欢都无所谓。

齐氏却不乐意了,孙家的小姐,孙芯虽然性子不好,可是孙芯的父亲可是下一任孙家的掌权人,路思恒娶孙怡,岂不是给路思恒增添助力,这怎么可以。

“祖母也不是喜欢孙芯,这孩子性子直,是个好孩子,只不过……不太适合,性子绵软,她性子太上,到时候说不到一起也是麻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