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省,奉阳市,平阳区!

这半年多,‘南信建筑公司’发展的挺快,现在已经正式更名为‘信南公司’了,距离恢复当年的‘信南集团’又前进了一大步。

公司也已经搬到了奉阳市中心,办公地点也比以前在西南区的时候大了不少,自从韩东升把吴金和陈雄给废掉以后,就没人敢再招惹信南公司了。

现在一切已经步入正轨,只要不出意外,信南集团五年内就可以重回顶峰!

洪峰跟普通人一样,下午一点左右,坐大巴车赶回了奉阳。

他回来并没有通知任何人,包括张瑜坤和葛瑞斯等人都不知道,他路上还买了一东西,满心期待的赶到了公司办公大楼!

当洪峰推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,一个竖着短发穿着职业装的女子正在打电话,她手中还拿着一沓文件,从说话语气能听出来,这应该是个秘书!

洪峰心里很欣慰也很吃惊,母亲的商业才干果真了得啊,这才半年多未见,公司规模就扩大了不少,现在连秘书都配上了,可见生意是越做越大了。

等电话挂断后,她看了一眼面前的洪峰问道“请问…你找谁啊?”

“我找…”

洪峰本想说找他母亲和姐姐,但立刻就收回来了“童杰和白小南,她们在吗?”

“找白总和童总?你是哪位?有预约吗?”

娇嫩女生尽显公主般纯真

这位女秘书一看洪峰的穿着打扮,当下还以为是他们工程队的搬砖小伙呢,心中一阵感叹,真是白瞎这副帅气的外表了,可惜只能干苦力。

“没有,我是白总的弟弟!”洪峰微微一笑。

“啥?你是白总的弟弟?”

这女秘书嘲讽一笑“我可没听说白总还有一个弟弟,你有什么事吗?白总和童总出去办事了!”

“哦,没关系,那我就等她们吧!”

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后,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沙发上。

就在女秘书打算撵他走的时候,白小南和童杰两人一脸怒气的走进了办公室。

“这个杨程文啊,真是…小峰?”

白小南愣住了,童杰也惊叹道“你个死小子,你还知道回来啊,这半年多你也不说来个信,看我不揍你。”

童杰气的上来就要打洪峰,洪峰赶紧爬起来喊道“别动手老妈,姐,你快帮我拦住妈啊!”

“该,谁叫你半年也不来个信。”

白小南美丽的脸蛋上露出了笑容,这半年多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洪峰,现在心里这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。

洪峰此时围着沙发来回跑,他堂堂九鼎战仙,华国第一刺客,今天居然被自己老妈追的满屋子乱窜,如果此时被宁省那些大佬们看到了,不知会是一个怎样的表情!

而那位女秘书也完石化了,这个臭打工仔还居然真是白总的弟弟,童总的儿子,可这…差距也太大了吧?

……

三人回到里屋办公室坐下,童杰冷着脸问道“你这半年多去哪了?过年也不说回家来看看,我跟你爸还有你姐都快急死了。”

“去了一趟南河,办点事,走的太匆忙,就没告诉你们。

洪峰翘着二郎腿笑道“妈您放心,没人能把我怎样,我好的很。”

事实如此,谁能把他九鼎战仙怎样呢?金丹大仙不出,他基本可以横扫无敌了。

“我给你爸打个电话,晚上咱回家一次吃顿团圆饭!”

童杰见儿子回来了,心里很是高兴,她收拾收拾东西,就出去买菜了,今天她打算亲自下厨做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
等童杰走后,白小南拉着他手关心道“让姐看看你瘦没?哎…我发现…你比之前帅气多了啊。”

“什么话呢,你老弟我什么时候都帅。”

洪峰温柔的笑着,面对家人的时候,他只是一个儿子和弟弟,所有的身份都可以卸掉了。

“臭贫吧,也不说换一件衣服,整天穿的这么寒碜,干嘛啊?缺钱啊?缺钱姐给你拿。”

白小南立刻从皮包里掏出一沓钱,少说得有三万多块,直接拍在了洪峰的手里。

洪峰内心一阵暖流,这就是白小南,这就是自己的姐姐,无时无刻不心疼自己,她宁可一分钱不花,也得让洪峰吃好穿暖。

……

晚上,一家四口在童杰新买的小别墅内吃了一顿丰盛的晚宴,信南公司这半年赚了不少钱,童杰就贷款在平阳区郊外买了一套小别墅。

等吃过饭后,洪峰闲聊的问道“姐,下午你们回来的时候,脸色有点不太好,是不是遇到麻烦了?”

“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…”

“小南!”

白小南刚要开口,就被童杰给喊住了。

她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让白

小南别多说,有些事情童杰不想让洪峰插手。

“算了算了,没事!”

白小南最后叹口气,一看老妈不让说,她只好闭口不言了。

洪峰也没有细问,他借口出去溜溜弯,就在别墅外面给张瑜坤打了一个电话。

半个小时左右,一辆绿色的兰博基尼超跑就停在了别墅区的不远处,随后张瑜坤和葛瑞斯二人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张瑜坤依旧魁梧健硕,而葛瑞丝还是那么火辣性感,二人见到洪峰后,立刻喜笑颜开。

“洪爷,您回来了!”

“洪爷,您这一走就是半年,可想死我了。”

葛瑞丝立刻就把身体贴了上来,她身上那股特殊的香气搞的洪峰都脸红了,赶紧把胳膊给抽了出来。

“我走这半年,没发生什么事吧?”洪峰坐在石凳上,脸色平淡道。

“大事没有,小事一堆,做生意不就是这样么。”葛瑞丝站在他旁边,一脸妩媚的笑着。

“杨程文是谁?”

洪峰记得很清楚,白小南下午进办公室时就说了这么一个人名。

“杨程文?他是‘程文房地产开发公司’的老板,对了洪爷,这老小子欠信南公司四百多万呢,拖了半年多也没还,您看…用不用我和坦克去敲打敲打他?”

葛瑞丝很爱干这种事,这半年来他和张瑜坤二人几乎就没出手过,信南公司一直都是风平浪静,而做生意有欠款是在所难免的事情!

“不用了,明天我亲自去看看。”

四百万的欠款拖了半年多,这对于一个大开发商集团公司来说,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事,他打算亲自去要账,看看这杨程文能搞出什么花样来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