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火火大片

茄子火火大片

茄子火火大片

作者

   市界 冯雨瑶

编辑

   朗明

未名医药摊上事儿了?

7月23日,公司发布公告称,其控股股东未名集团持有公司股份1.74亿股,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法院冻结及轮候冻结1.74亿股,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%,占公司总股本的26.38%。

其进一步表示,经询问,截至目前,未名集团尚未收到此次股份轮候冻结情况相关的法律文书、通知文件,所涉法律纠纷尚无法确认,因而无法获悉未名集团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具体原因和详细内容。

未名医药的公告栏里,股票交易异常波动、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等消息也在近几个交易日陆续被挂出,这家公司何以问题频出?

资料显示,未名医药成立于2000年,主要产品涵盖生物医药制品及医药中间体、农药中间体两大类。

以2019年的业绩算,公司来自生物药品制造业的收入占比为99.99%,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的收入占比为0.01%;按产品划分,公司来自恩经复药品的收入占比为68.09%,来自安福隆药品的收入占比为31.89%。

拉长时间线来看,未名医药的盈利能力在近几年疲态尽显。

Choice数据显示,2017-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1.6亿元(人民币,单位下同)、6.65亿元、5.68亿元;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.88亿元、-1.04亿元、6338万元,两项核心财务指标均有所下滑。

2019年,公司净利虽扭亏为盈,但这份姗姗来迟的年报却遭到了深交所的问询,要求其就公司的净利与持续经营能力、资产与负债、期间费用等方面的18个问题进行回复。

以销售费用为例,2019年未名医药在销售上的支出的4.22亿元,占同期营业收入的74.29%。其中市场开发与学术推广费 3.30亿元,较上年增长21.91%。

众所周知,销售费用高本虽是医药行业长期存在的问题之一,如医药龙头恒瑞医药2019年烧在销售上的钱就高达85.25亿元,占比营收的36.60%。

由此来看,未名医药的销售费用占比确实高的有些离谱。

对此,深交所要求其说明市场开发与学术推广费增长的原因、是否与现有业务匹配,是否存在商业贿赂或为商业贿赂提供便利的情形。

面对深交所的质疑,未名医药期间多次推迟回复,最终向深交所申请,公司预计将于7月28日前完成回复工作,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。

业绩走下坡路、销售费用畸高外未名医药在今年也是频频收到监管的警告。

6月初,因控股股东违规占用资金、信披违规,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等受到深交所的公开谴责。此外,因信息披露不准确,未名医药随后在6月22日又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监管局出具的警示函。